日本 樱花以外很精彩(图)环球旅行资讯中国服装网-denka

TRAVEL 附近| 樱花以外很精彩

  “别看我一把年纪,但还是喜欢赛马这种激烈的运动!”弥永先生指着窗外的赛马场地说—虽然刚产生的三甲他一个也没押准,但看起来心情依然不错,他哗啦哗啦地翻着报纸,兴致勃勃地嘀咕着下轮押哪匹。

  认识这位60岁上下、穿着打扮颇为西化的老先生是在川崎赛马场五楼的贵宾室。与通常所见不善言谈的日本人相比,弥永先生健谈且说一口流利英语,这对初来乍到又充满好奇的我来说再受用不过,只要他稍微闲下来,我便凑过去问东问西,他则笑眯眯地百问不厌,还滔滔不绝地主动讲着关于这里的一切。

TRAVEL 附近| 樱花以外很精彩

  
全民爱赛马

  “尽管史料记载最早的日本赛马可以追溯到公元701年的宫廷,但眼下看到的赛马则是地道的舶来物—德川幕府末期,第一批来日本的西方人自发在横滨组建赛马俱乐部,最初被外国人用来打发时间、排解乡愁的赛马在日本流行起来只用了短短十几年,建立赛马场、发行马票,一切都按照英国赛马的规则来,赛马成了风靡的运动。如今,29个赛马会遍及日本全境,光是在这个建立于1949年的川崎赛马场,每天的比赛就有数十场之多……”看来,弥永先生号称的有40年“研究”赛马的历史不是吹嘘,光是这番口若悬河的讲解,就远超过之前的工作人员。

  我忙着跟弥永先生聊天,错过了听马票如何填写,不过我在香港马场里试玩过一次,同样的规则应该难不倒我。不过我此时对下注没兴趣,倒是更想到楼下人声鼎沸的赛场内看看。

  弥永先生虽然没说,但对于我嚷嚷着下楼入场的举动,看得出是很不屑的。当我进入赛道旁拥挤的投注大厅时,立即明白了原因—那完全是两个阶层所处的世界。与贵宾室出入那些衣着讲究、举止得体的人相比,这里显然复杂很多,放荡不羁的长发机车男、手臂刺青的可疑人士、身形猥琐的中年怪蜀黍和带着全部家当靠在墙上打瞌睡的流浪汉,他们都聚集在狭小的投注厅里,室内空气混浊,一个座位都没有,外边冷风飕飕,随地可见废弃的投注票等垃圾杂物。他们几乎人手一张报纸,有人紧盯屏幕,有人埋头沉思。选好押注对象后,要么到凉风飕飕的户外自动投注机前,要么在屋里狭小的人工窗口下注,两者都要耐心地排队、等候。

  虽然环境一般,但这里与赛马这项运动本身似乎更接近。不远处是露天观众席,走出去就是与赛道一个栅栏之隔的走道,站在那里,能感到赛马呼啸而过的风声。

  赛场背面,工作人员认真地刷洗干净马鞍,它们被接下来要出场的赛马披挂上,由主人牵着绕圈,这是让观众获知赛马,从而决定投注的重要途径。当然,仅仅是极少数经验丰富者可以从中看出端倪,而那些拿不定主意的,则会试着接受“专业人士”的建议——虽然那几个山寨兮兮的马评师仅有一块招牌和比不远处大排档还小的摊位,但凭借三寸不烂之舌蛊惑起人来却信心十足,每逢两场赛马间隙,他们总是抓紧时间给跟前的人讲解。“今天没有说准一次。”见我往跟前凑,旁边一位先生嘟囔了一句,不知道是提醒我,还是因为害他下错注的抱怨。

  随着喇叭里一阵急促铃声,下场比赛即将开始。此时,投注大厅里、观众席上、赛道旁,以及楼上的贵宾室里,大伙都紧盯着起跑线。随着一声枪响,16位穿鲜艳衣服的骑士和他们胯下数量相同的马箭一般冲出起跑线,全力奔腾在1600米长、25米宽的沙土赛道上。三分之一圈的工夫,它们便拉开差距,那些场边呐喊声逐渐加大的,想必都是押第一阵营里那四匹齐头并进者的,它们咬得很死,即便是在最后三百米的冲刺也没有拉开距离,让人担心会摔作一团让后来者渔翁得利—这样的情况在赛马比赛中并不罕见。还好,最糟的情况没有发生,它们几乎同时冲过终点,无论台上台下,此时几乎都没有人发出带着放松与得意的欢呼声,所有目光都投向了马场背后巨大的液晶屏—几乎没谁可以凭肉眼判断准确结果,唯有借助高科技。第一名的位置中,赫然显示16号。“那是花生的意思。今天运气不错,赢下两场,晚上可以喝酒加菜。”身旁的先生说完,得意地兑现离场,他手里拎着刚买的蔬菜。显然是生活在附近。不知弥永先生今天总体战况如何,晚上会以什么样的形式庆祝呢?我想。

TRAVEL 附近| 樱花以外很精彩

赛马由主人牵着绕圈散步,这是让观众获知赛马,从而决定投注的重要途径

TRAVEL 附近| 樱花以外很精彩

站在与赛道一个栅栏之隔的走道,能感到赛马呼啸而过带来的风声

TRAVEL 附近| 樱花以外很精彩

夜晚的街头,比白天更为热闹

  语言不是问题

  横滨离川崎市不太远,但两者看起来大相径庭。作为日本最早开埠的港口,这里处处透出其他城市少有的洋范儿。无论海港上的大型船只,还是元町的老式西洋建筑。作为老牌的夜生活之都,天黑后的横滨比白天更热闹。最繁华的中华街一带尤甚:穿制服戴白手套的出租车司机开着引擎在某个地方长久等待,不知道要去往哪里。某处突然冒出一个走路踉跄、高声喧哗者,身后跟着几个追赶拉扯他的人,这位显然已经喝高了,朋友们正为他接下来无法预料的行径担忧。从他们身后那扇刚刚打开的酒吧大门里传来高分贝摇滚乐,随着门缓缓关上变得出奇宁静。我与同行的朋友原本想找个居酒屋消磨时光,但无奈的是,整个中华街都是中国菜馆的招牌。“我可不想在这里吃北京烤鸭或者上海生煎。”他说。我很同意这观点,于是继续走,穿过挂满红灯笼的会馆、祠堂,过了一条下面是宽阔马路的过街天桥后进入幽深的小巷,当我看到一个威士忌酒吧的灯箱招牌时,就毫不犹豫地决定进去—招牌上“SINCE 1955”的字样让人无法拒绝。

  穿过只能容身一人的狭窄楼梯,推开逼仄的木门,一个总共仅能装下十几个人的袖珍酒吧出现在眼前,室内光线昏暗,最明亮的射灯照在那堆花花绿绿的酒瓶上。正如名字里“Whiskey Distillery”所传达,这里威士忌是主打,所以酒保不会像通常里日剧所演的酒吧那样,将调酒杯甩得眼花缭乱,变魔术般摆弄出色彩艳丽的鸡尾酒—多数时候他安静地站着什么也不做,只是偶尔给客人精准地倒上一盎司琥珀色的威士忌。

  这位健谈的酒保像对待当地人一样用日语和我们交谈,我一句都听不懂,于是旁边一对日本情侣热心地帮忙翻译,这一来二去的交流中大家迅速熟络起来,没一会儿功夫,我们几个人已经频频碰杯,互请对方喝酒了。我买了一轮苏格兰高地单一麦芽威士忌,他们边喝边说口感太重。于是回请我们喝了一杯波本威士忌,并告诉我这个在日本更流行。我猛然想起村上春树的书里经常提起它,想告诉他,但又不知道名字如何读,于是拿笔在餐巾纸上写:村上春树,然后指给他看,又指指这酒,酒保凑上来和他一起看,然后他们嘀咕了两句,恍然大悟的样子,使劲点头。大家继续举杯。这样的气氛下,语言不通,不是问题!

TRAVEL 附近| 樱花以外很精彩

笑容可掬的酒保在方寸天地内忙前跑后

TRAVEL 附近| 樱花以外很精彩

在天气晴朗的时候,乘船游芦之湖最受游客欢迎

TRAVEL 附近| 樱花以外很精彩

雨后的湖畔,空气清新到让人精神一震

  吃温泉蛋延寿七年

  伊豆和箱根分属不同县,但由于距离很近,两个名字很多时候结伴出现,此次也不例外—在前者享受了温泉、美食后,确实需要一些美景让身心得到平衡,要知道,箱根是欣赏富士山及周围湖泊的最佳地点。

  一大早,我们便来到了芦之湖畔的小镇湖尻,很不凑巧,刚刚下完的一场雨并没有让天放晴,浓雾让湖上能见度不足50米。更糟的是,提前订好的游船已无法取消,我们无奈地坐上游船,身处一团浓雾的湖中央。“芦之湖位于箱根町西侧的山脚下,面积690公顷、深达700米,环湖长度17.5公里。它形成于4000多年前的火山运动。”这里服务周到,广播里有中文解说,除了背景介绍,每到不同的地点还会有相应讲解。不过这对于当前的天气来说显得多此一举,好在船在中途的箱根关隘停靠,这至少让我们不至于整个行程一无所获。

  原本的建筑早就随一场大火化为灰烬,但复原的箱根关隘依然有些看头。最初建于1619年的关隘当年的作用是保卫江户地区的安全,来自西部日本的人想要进入东日本,必须在这里接受严密盘查。如今,展馆中陈列着当年的遗迹,而外围那些仿古建筑则出售各种传统的日式手工艺品。门口穿木屐、和服的女性长者一丝不苟地查验,只不过她查验的是门票,而不是通关腰牌。

  从芦之湖前往大涌谷索道的车程只有20分钟,后者显然更给我们面子,因为当抵达排队等缆车时,浓雾散去,天逐渐放晴。随着缆车顺着陡峭的角度爬升,脚底下的植物不断变化,颜色从绿色变白当抵达山顶,周围已经白雪皑皑了。虽然温度降低了不少,但缆车门一打开,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地冲出去,聚在观景台的一侧,此时太阳冲出云层,富士山也露出真容。云层如被扒开般,先含蓄地露出锥形山体的顶端,接着是中部,一分钟后,山体底部也逐渐明朗,此时,唯有山腰部分有窄窄的一丝云彩,像是为拍照者平添一分层次的。“你需要抓紧拍,这样的景色转瞬即逝。”身旁的当地人见我手里拿着相机,热心来提醒。幸好我接受建议,用长焦镜头抓紧拍摄了几张特写,似乎就在几秒钟工夫,不知哪来了一片云,白色的富士山瞬间便被吞没,其间没有过渡,不给人留出心理准备。

  刚才因为太过专注欣赏富士山而没有留意的味道此时似乎突然冒了出来,我仿佛一下子被臭鸡蛋味道包围。“这里的确有鸡蛋,但这味道可不是它们的。”说这话的工作人员此时从温泉水中举出满满两筐鸡蛋交给旁边的店铺,门外顿时排起了长队——被硫磺温泉熏黑的鸡蛋是这里的特色产品。鸡蛋并没有臭,也不是它散发出的味道,味道来源自火山地热的硫磺矿物质,而温泉水浸泡的鸡蛋呈现黑色,据当地人说,它不仅味道好,还有延年益寿的功效。“来到这里吃一个黑色鸡蛋,据说会延长七年的寿命。”一个当地人说着剥开一个鸡蛋皮,露出雪白的蛋白,一口咬下半个。我看了看手里的鸡蛋,和他相视一笑,尽管听上去很玄妙,但这么美好景致下制造出的食物,无论有什么样的典故和何种味道,谁会忍心拒绝呢?

TRAVEL 附近| 樱花以外很精彩

太阳冲出云层,富士山也露出真容

TRAVEL 附近| 樱花以外很精彩

每个游客都不会错过品尝大涌谷温泉蛋的机会

  小城夜撩人

  在刚进入伊豆半岛所在区域的时候,我们一直对一路看到的那些路牌上的名字充满疑惑。“伊豆市”、“伊东市”、“东伊豆”、“伊豆之国”,这些长得差不多的名字让我一度想搞清楚它们之间存在的关系,但始终未得结果。

  地处本州地区最南端的伊豆半岛三面被太平洋包围,很多地方的路都直接临海,渔村、海港或者陡峭的海岸公路等风景,在这里几乎变得有些稀松平常,因为几座火山,这里有丰富的地热资源,来这里的人,几乎都是冲着温泉而来,我们也是如此。

  我今天下榻的伊东市就在沿太平洋而行的公路某个转弯处,刚才还壮阔的海岸风景瞬间被狭窄街道两旁的安逸街景取代——这是一个让人看起来就喜欢的小城。窄而长的主街两旁被一个接一个的建筑物填充得密不透风,最高的不过五六层,不用问,那一定是招待游客的温泉酒店,他们通常门脸很小,有的干脆将门开到更隐蔽的另一面,低调得有些过分。更多的则是一层的民居或者两层的商铺,除了早上和傍晚,街上看不到什么人,偶然走在路上的几乎是清一色的老者。很难想象,这样的地方竟会吸引众多游客,他们都藏在哪里?或许都在跑出去看富士山,或者回来就泡在酒店的温泉里懒得出来。我可不想错过这么怡然自得的生活场景,在顶着小雨泡完露天风吕后,不嫌麻烦地换掉木屐和浴袍,穿好外套在街上游荡!

  此时天还没完全黑下来,深蓝色天空下,刚亮起的路灯被小雨打湿的路面倒映出影子,偶然从远处斜坡下开上来的车灯黄色光束将整个氛围提升了一下,但马上又恢复如初,在这样的环境中,路旁居酒屋的红灯笼和照亮木头菜牌的小黄灯,与裱糊窗、木门和路边盛开的桃花一起,让这个没什么特殊风景的小城显得特别亲切而温暖。

  “为什么这里有如此众多的餐馆?”闲逛时,我看着路边没隔多远便有一家餐馆,产生了这样的疑问,而当走到位于中部和主街垂直的汤之通大街,看到颇高级的餐厅一家挨一家时,疑问就更深了,所以刚在一家餐厅落座,就迫不及待地向老板提出了这样的疑问。“到了旺季的时候,大家还觉得不够呢!”他说夏天和新年圣诞的旺季,众多的游客让小城应接不暇,所以他一点都不担心眼下顾客清冷的情形,因为旺季的时候足可以弥补现在的惨淡。虽然客人寥寥,但餐厅的菜肴丝毫没打折扣,加吉鱼肉质细嫩、甜虾入口即化,一口当地清酒啜饮,我闭上眼睛,似乎可以感受到土地的味道。在这样乍暖还寒的夜晚,泡过温泉后在小镇上享受一顿这样并不奢华的美食,足以让人万分满足。

TRAVEL 附近| 樱花以外很精彩

TRAVEL 附近| 樱花以外很精彩

TRAVEL 附近| 樱花以外很精彩

无论是外貌还是内部空间,居酒屋总是给人亲切之感

  Tips

  笔谈

  很多地道而传统的日本小餐厅既没有懂英文的店员也没有带图片的菜单。这个时候,随身携带的纸笔就会派上用场,你可以写出中文词汇,如果会画简笔画或许更能立刻解围。

  转角遇见它

  1 富士急乐园 鬼屋探险

TRAVEL 附近| 樱花以外很精彩

  坐落于富士山旁的富士急乐园中,过山车海盗船等都是常规项目,鬼屋才是主打,胆大游客不可错过。

  2 体验动手乐趣 箱根玻璃森林美术馆

TRAVEL 附近| 樱花以外很精彩

  无数精美玻璃制品让人目不暇接,参观之余如不尽兴,最好的办法则是自己动手定制一个精美的玻璃杯。

  3 在樱花下挥杆 Lakewood Golf Club

TRAVEL 附近| 樱花以外很精彩

  这家球场之所以是关东地区最受欢迎的,原因在于其分布球道两旁的樱花。在樱花盛开时漫步其间,景色想必会大大影响打球成绩。

  4 一站式购物 御殿场Premium Outlets

TRAVEL 附近| 樱花以外很精彩

  上述游览地区少有现代化购物去处,临走前在这里一站式采购是不错的主意。

  5 富士山四季 久保田一竹美术馆

TRAVEL 附近| 樱花以外很精彩

  这里展出着艺术家保田一竹先生创作复原的室町时期染色技艺作品,它们以富士山的四季为主题,除作品外,美术馆本身亦特色十足值得观赏。

声明:以上日本 樱花以外很精彩(图)内容由“中国服装网内容部”收集整理自互联网,并对有明确来源的内容注明出处,如果您对本文版权的归属有异议,请联系我们,一经查实,我们会马上更改!

相关的主题文章: